电力技术协作平台

电力市场呼唤虚拟交易商

来源:能源杂志作者:黄杰夫日期:2021-11-25 09:33:43

在国家能源局指导下,《电力现货市场基本规则(试行)》初稿,2021年11月,开始公开征求意见。初稿中明确未来可以引入虚拟交易商。这类市场主体没有电源和负荷。


从美国电力市场的实操经验看,在德州Ercot, MISO等大型电力市场中,“虚拟交易商”(virtual players)这类特殊的市场主体,起到了给电力交易“润滑”的作用。他们在电能量(日前市场)或点对点月度金融输电权合)的交易中,成为售电公司或发电企业的单向对手方。这类“虚拟”市场主体的存在,推动了电能量交易和点对点交易中,实时价格和日前价格的收敛,确保批发市场的定价效率。


“虚拟交易商”的功能:


1. 为原本低流动性的节点/断面,提供必要的日前交易流动性,推动日前和实时价格的收敛。


2. 在节点/断面上,有交易商参与竞价,避免发电企业或售电公司动用市场力。(例如,针对发电企业惜售以抬高日前电价,交易商竞争卖出。)


3. 真正反映出“实时状态下不确定性”的预期市场价值,包括意外停机、天气突变、断面上的非正常情况等。


最终,这些功能为电力市场中价格的“收敛”做出贡献;提升了整个日前交易机制下,安全约束的机组组合效率,同时降低了所有市场参与主体的成本。由于大多数发电企业的启动爬坡时间要数小时以上,日前市场成为协调机组组合的主要手段。在德州Ercot市场中,33%的日前市场交易量,都是资质合格的“虚拟交易商”提供的。


从欧、美成熟电力市场经验看,“虚拟交易商”真正发挥作用,仍然需要100%机构主导的、受监管的、有五年以上电价远期曲线的场外(OTC)金融市场。


例如在德国,机构主导的电力衍生品交易,对德国电力市场中可再生能源的消纳,起到了关键作用。2021年10月,德国期货交易所首次挂牌了长达10年的德国电力期货合约。2019年,在消费端,可再生能源在德国电力市场占42%;而风电、光伏发电,靠天吃饭;2017年德国批发市场的“负电价”次数超过100多次;风险很高,所以必须有衍生品市场保驾护航。到2021年九月末,德国市场电力衍生品持仓总量(年、季度、月、周、周末和日)达到2.7万亿度。机构主导的金融市场,为电力市场低碳转型,保驾护航!


原标题:时评 | 电力市场呼唤虚拟交易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