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技术协作平台

一味快速压减煤电比例不可取 构建新型电力系统要破立并举

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杨晓冉 日期:2022-01-26 09:30:30

日前,全国首个省级新型电力系统研究院在四川成都揭牌成立。该院旨在立足四川电力产业基础和清洁能源优势,打造四川新一代水风光消纳和智慧化能源电力配置平台,助力碳达峰碳中和目标实现。


记者了解到,四川之外,目前我国多个省份新型电力系统建设方案均已在积极推进中,可以预见,新型电力系统构建很快将迎来加码之势。作为实现我国能源转型与落实碳达峰碳中和目标的重要支撑,现阶段构建新型电力系统需要着力解决哪些问题?相关工作应如何科学推进?记者就此专访了近期正在密集参与多地新型电力系统方案规划工作的华北电力大学能源互联网研究中心主任曾鸣。


一味快速压减煤电比例不可取


中国能源报:能源是节能降碳主战场,电力是主力军,在新型电力系统构建过程中,要重点处理好哪些问题?


曾鸣:新型电力系统强调以新能源为供给主体,因此具有“双高”“双随机”的典型特性,但其同时要以确保能源电力安全为基本前提、以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电力需求为首要目标,这就要求要坚持“清洁化发展目标、综合化发展理念、智能化发展手段和准中心化发展格局”原则科学构建。目前看来,需要重点处理的问题有以下几个:


一是煤炭消费的有序减少问题。以煤为主是我国长期不变的基本国情,煤炭占我国能源消费的比例长期在60%以上,煤电装机占总装机容量比重为49.1%,发电量占比约为60%。因此,不能因为碳达峰碳中和而一味快速压减煤电比例,要通过煤炭清洁利用和新能源可靠替代,逐步降低煤电等传统能源占比;


二是大规模新能源的可靠消纳问题。新能源的大规模发展是能源电力系统转型的重要趋势,能源电力央企“十四五”规划的新能源装机数据超过6亿千瓦,加上地方能源企业规划装机很有可能超过7亿千瓦。风电、光伏发电具有明显的随机性、间歇性,大规模接入将对电力系统的安全经济运行带来较大压力,要采取多能互补、集中式与分布式并行发展等多种模式缓解这一难题,实现可靠消纳;


三是终端能耗与用能成本降低的问题。我国当前终端能耗和用能成本仍处于较高水平,用能结构、能源生产与消费方式亟需转变,需要通过建设多能互补综合能源系统、推广综合能源服务等方式实现终端能耗和用能成本降低。


是时候推动“破”和“立”并举了


中国能源报:在新型电力系统构建过程中,应如何实现由“先立后破”到“破立并举”的转变?


曾鸣:首先,碳达峰碳中和工作的底线要求,就是确保能源供应安全、保障经济稳定发展。《2030年前碳达峰行动方案》提出要“平稳过渡,稳妥有序、循序渐进”。能源安全关系国家安全,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是底线,在双碳目标实现过程中是不可变更的要求;


其次,从“先立后破”到“破立并举”反映出国家层面对双碳工作推进节奏的转变。碳达峰碳中和是一项复杂的系统性工程,我们是“摸着石头过河”,逐步形成工作经验。双碳目标提出伊始,我国某些地区出现了“早达峰”“去煤电一刀切”等现象,目前都进行了纠偏,强调要立足以煤为主的基本国情有序推进。“破立并举”的提出也反映出我国当前双碳工作积累了一定经验,是时候推动“破”和“立”同时进行,以尽快建立起适应生态文明建设和双碳目标有序实现的发展模式与政策体系;


最后,无论是“先立后破”还是“破立并举”,“破”的都是不利于双碳目标实现的,旧的发展模式与政策机制,“立”的都是有利于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模式与新机制。“破”和“立”都需要模式创新与机制创新,包含能源的生产模式、消费模式、市场机制及创新机制等各个方面,进一步动能源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有序实现。


要让市场机制发挥更大作用


中国能源报:我国应该如何开展工作,以尽快建立起适应生态文明建设和双碳目标有序实现的新型电力系统?


曾鸣:一方面,要做好政策体系的顶层设计。制定促进煤电等传统能源有序减少和清洁利用的政策,尽快出台支撑新能源快速发展和可靠消纳的政策机制,包括新能源交易、电力现货市场、辅助服务市场、电-碳融合的交易体系,以及综合能源交易政策等,使得市场机制在促进新能源消纳中发挥更大作用;


另一方面,要做好能源发展的模式创新。在能源生产领域,打造风光水火储互补、集中式与分布式新能源协调的能源供应格局;在能源消费领域,提升电、热、水、气互补利用和梯级利用水平,推广综合能源服务和智慧能源管理;在能源体制改革方面,建立起适应绿电生产消费和能源互补利用的市场交易体系;在能源技术领域,建立健全“产学研用”一体化创新模式,做好能源生产、传输、存储与消费技术的原始创新与落地转化。